Homestuck繁體中文翻譯 Blogger站 | 官方首頁 Homestuck是什麼 頁面清單 翻譯貢獻人員 | 相關連結
PROLOGUE
前言
1

開始是一道裂痕,其餘一切從其中竄出,好似蒸汽:一縷顫搖的細線將空間割出凹凸不整的邊,虛空碎裂成粒粒腐敗的輕子與夸克的鋒利破片,像微波爐裡的生雞蛋一樣爆開來。從微觀面上,由內而外,一切即將於次原子層級上毀滅。在宏觀面上它看起來像風暴的風眼──超巨大的黑洞,寬度無盡延展。它將無限的意象變得如玻璃紙般微薄而脆弱;撕碎每個維度,一張兩端被掐住的紙,一個戳穿它的洞。

在洞的中央,可以聽到邊緣在磨融的聲音。群魔亂舞,時空連續性在中間曲折,而兩個尾端一塊撞了個粉碎。在洞的周圍,群鬼哭號。他們用指甲剝落的絕望緊箝著他們正死去的夢的邊緣,全像風一樣地刮著,尾隨著的是他們想像中的未來解離成的殘破光點。這是亙古未有的多層次碎形霓虹終結氣旋,超終末翻騰攪拌機、災難性的末日、強大壓迫的永久雙重死亡。尖叫聲在接近窟窿時扭曲並急落至低微。

在中央,那扭曲轉變成了令人不安的怪異音樂。那是嘈雜的終點──破滅、尖叫、噗嗤的聲響、那些基本粒子像長條起司一樣被推進攪肉機輾碎的聲響,都倒放進了一個奇怪地樂聲悠揚的垃圾絞碎機。一切都解決到一個主導的調性上,配合著音高和曲調,撫平叛躁的升與降,直到不和諧音變得纖弱。這是只能在骨肉裡聽見的次調和交響樂。在事件的正中點,那是極度安靜的。無限恆常所容納的一切苦難構成這片沉默,並如鮮血般一齊流出,直到稜鏡染成黑耀石。它巨大得難以理解、黑暗得不閉眼無法直視。撤退回自己的眼皮底下是為了尋求那熟悉的黑暗,為了抗拒那完美迥異於人性的純粹玄黑:它威脅要把人性從你的眼袋裡直直扯出來。

這是萬物的終點。這是悖論空間的終點。你……

> 醒來。

你的名字是約翰‧埃格伯特(John Egbert),你剛才做了一個可怕的、浮誇至極的惡夢。你從床上彈起,全身浸滿汗水,你的心跳像火災警報器一樣急急地敲打,這正是你害怕的事情。

你又做了日本動畫的夢,你完全不懂這代表什麼意思。

> 看向外頭好讓你能絕對確定世界沒有在毀滅。

一帶柔軟的黃色陽光穿過你的窗戶進來。方圓一里內你唯一能聽到的只有微風撇過你鄰居們的水管屋的空洞聲響。今天是蠑螈村裡平凡的一天,你之所以叫它蠑螈村是因為該死的蠑螈們從來不想花時間為這個村子取名,你猜是這樣。這星球的歷史上完全沒有發生過任何值得紀錄的事情,而你知道這件事,畢竟它是你創造的。

你的手機在枕頭旁邊震動。羅絲(Rose)打電話來。手機上的螢幕顯示四月十三日上午9:30,以及一個數字四十六,那是你朋友在你睡覺時傳給你的簡訊數量。有點過多了,甚至對她來說。

> 接電話。

羅絲:你上一次操作電話是什麼時候了?

約翰:是……我不知道。我上次打給你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嗎?

羅絲:我不記得上一次了

約翰:我也是。算了,什麼事?

羅絲:首先,生日快樂。

約翰:喔,對。謝謝。

約翰:幹,我都忘了。

羅絲:假設你這個四月十三號也會和上次一樣平淡無事應該不錯吧?

約翰:對,我今年不想做任何事情。希望這樣沒關係。

羅絲:這當然沒關係。畢竟是你的生日。

約翰:羅絲……

羅絲:有?

你漫步到窗邊,看著蠑螈過著他們的日子。整個社區內,小小的爸爸蠑螈們戴上他們小小的皺巴巴帽子並拎起小小的公事包,親吻他們小小的家人道今日份的再見。你一直都很疑惑他們到底對世界經濟貢獻了什麼。不過他們如此熱愛扮演郊區生意人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電話中那頭的沉默漸漸尷尬了起來。你拖延夠久了,你決定直接坦承出口。

約翰:我最近又開始做日本動畫的夢了。

約翰:我完全不懂這代表什麼意思。

羅絲:這樣啊。

約翰:它都很恐怖,每一次。

約翰:不是因為日本動畫不好或怎樣。不是它的原因。

約翰:每次我做那些夢,所有東西都在分崩離析。

約翰:好幾百萬人在尖叫、死亡。

約翰:我是說那種永久的死亡。不是那種我們這些年來老是在發生的狗屁死亡。

幾碼外,一隻蠑螈吹了個震驚世人的口水泡泡,實在出人意表。你的眼睛追著它蜿蜒的旅途軌跡進入天空,同時間整理你的思緒。

約翰:你覺得這些是什麼意思?

羅絲:我覺得「什麼」是什麼意思?

約翰:你覺得我一直做這些日本動畫的夢是什麼意思?

羅絲:我一點概念都不知道你一直做日本動畫的夢是什麼意思。

羅絲:說真的,我……

你等著羅絲說完她腦海裡的話。但她沒有完成,你感到擔憂,因為你認識的羅絲在這十年來沒有把一段話晾著不說完過。你猜她死掉的時候可能有發生一兩次。不過你也不敢打賭。

約翰:羅絲……你還好嗎?

羅絲:真的不太好。

約翰:怎麼了?

羅絲:我感覺我的症狀最近變糟了。

約翰:症狀?

羅絲:這就是為何你大概會覺得我傳的那個訊息讀起來很急迫。

約翰:那個?你傳了46則訊息欸。

羅絲:對。它們都很急迫。

約翰:好。

羅絲: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我覺得我沒辦法再等下去了。

羅絲:我已經盡力保守了很久。我認為在你的生日這天讓你知道會是比較好的時機。

約翰:讓我知道什麼?

羅絲:這幾年來,它匍匐在我身上。

羅絲:以前它發作得足夠緩慢可以忽略,但我現在不行了。

羅絲:最近畫面讓我不堪負荷。

約翰:畫面??

羅絲:約翰,我這幾天頭痛得很厲害。這樣講電話不會讓我比較舒服。

羅絲:你能不能飛來我的公寓,我們面對面繼續聊?

約翰:喔,可以啊。你是說……

約翰:現在?

羅絲:對,現在正是時候。

羅絲:我已經拖延得夠久了

你將手機移開你的耳邊,擺上一副你幾年來沒做的表情。那是一個真正有事情要做的人會有的表情。你將手機拿在你的臉前,對著收音孔說。

約翰:好,我在路上了。掰,羅絲。

掛上手機的時候,一個熟悉的感覺沉澱在你的身上。一個……站著的感覺?站著,而孤獨。在你的房間裡。是一個年輕人。在你的生日。你發誓你以前感覺過這個感覺。這幾乎就像……

一個年輕人站在他的臥室。正巧今天四月十三日,是這男孩的生日。雖然他在二十三年前被賦予生命,也在十年前被賦予了名字,但感覺直到今天他才開始瞭解這一切的意義。

那個年輕人就是,約翰‧埃格伯特

你想做什麼呢?

> ==>
Homestuck 著作權 屬於Andrew Hussie。 這是由讀者所製作的非官方非營利目的翻譯版本。 網站由Github技術提供